中尊会刊

我国慈善信托的现状和未来

来源:用益研究  2017-08-18  65次浏览

  2016年9月以来,伴随着《慈善法》的正式实施,信托业刮起了一股「慈善旋风」,众多财富管理机构在借用金融理念助推公益的创新道路上不断探索。


  本文将为您讲述我国慈善信托的现状和未来。


  专业观点

  在慈善法实施之后,信托公司可以自己设计发起慈善信托,也可以和现有的慈善基金会等慈善组织合作,参与慈善信托的运作环节,履行社会责任,促进慈善事业的发展。


  借鉴国外成熟的慈善信托业务模式和中国目前已开展的慈善信托业务模式,我们认为,信托公司开展慈善信托业务有一定可行性及必要性,主要参与模式如下:


  可考虑加强与现有慈善基金会的合作。


  可考虑充分利用财富端,与家族信托的高端客户资源合作,设计推出专项慈善信托产品。


  可考虑加强与从事公益事业的组织机构以及民政部门的合作。
  我国慈善事业发展现状

  2015年,我国境内接受国内外社会捐款捐物总额共计1108.57亿元,较2014年增长66.31亿元,创历史新高。


  其中,货币及有价证券捐赠占76.2%,物资捐赠折价金额占23.8%。中国与发达国家的捐赠水平还存在一定差距。


  据Giving USA 2016: The Annual Report on Philanthropy for the Year 2015 估算,2015年美国捐赠量达到3732.25亿美元,约合24235.74亿人民币,是我国捐赠量的20余倍。人均捐赠量是我国的92.42倍。


  企业捐赠额在2015年达到783.85亿元,捐赠额同比增加了8.6%;占捐赠总额的70.7%,所占比重同比增长1.47%,仍为国内捐赠的最主要力量,并保持了增长势头。


  网络捐赠平台是2015年度个人小额捐赠(单笔金额在人民币1万元以下)的主要渠道之一。


  慈善事业发展的特点体现如下:


  慈善捐赠主体多元化:捐赠主体由企业逐步转向个人;


  慈善捐赠标的日趋多样性:扩大到主权、有价证券、知识产权等;


  慈善方式层出不穷:出现网络捐赠、慈善众筹、社区动员、慈善信托等新方式。


  慈善法与慈善事业
  《慈善法》的意义

  立法的目的:对慈善活动作出界定,对慈善组织设立、运营、慈善财产来源和使用、慈善服务等进行规范,细化促进慈善事业发展的相关措施。


  条文要点:个人没有组织募捐;慈善组织应向社会公开组织相关信息;税收优惠。


  受托人地位:慈善法明确慈善信托受托人可由信托公司担任;银监会支持;国务院下发文件倡导金融机构根据慈善事业的特点和需求创新金融产品和服务方式,探索金融资本支持慈善事业发展的政策渠道。


  《慈善法》与慈善信托的关系

  促进作用:把是否设置监察人作为委托人可以自愿选择的事项;极大地便利了慈善信托的开展;解决了信托法一直没有解决的公益事业主管机构的问题。


  保护监督作用:保护慈善财产的独立地位;明确慈善法人独立人格地位;明确慈善财产信托财产权本质,为社会监督建立法理上的依据。


  积极开展慈善信托的有利因素

  虽然在具体公益项目实施方面,可能没有专业慈善机构擅长,但在风险隔离、资金增值保值、流动性安排、运作期限匹配上,信托公司有着天然优势。


  信托公司受托管理慈善资产,可以促进慈善事业朝着更加专业的方向发展;


  信托公司的专业优势,能使慈善资金得到更有效运用,并有利于保护慈善资产的安全;


  信托公司进入慈善领域,也能够进一步提升口碑,增进公众对信托的认识和了解。


  开展慈善信托的不利因素

  公益信托与其他业务相比,操作周期长、规模小,带来的收益更多体现在声誉上,加之信托公司缺乏业绩考核和激励机制上导致信托公司普遍积极性不高。


  开展公益信托往往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并且对人员专业性要求较高,这导致信托公司的公益信托项目往往还需要捆绑一家专门的公益事业。


  开展慈善信托业务的模式
  不损失本金,信托财产投资收益用于公益目的
  模式一

  委托人将信托本金加入公益信托后,由信托公司按照信托文件中约定的投资范围、比例及标准进行组合投资运用,委托人作为受益人,只享有信托本金,投资收益用于信托文件中约定的公益目的。也可以看做是双受益人模式,即委托人享有信托本金的受益权,但受助的不特定群体享有信托收益的受益权。


  模式二
  在模式一的基础上,可以考虑委托人享有较低的基础收益,超额收益用于公益目的,吸引更多的客户加入。

  优势在于可以保持对公益事业捐赠的长期性和持续性,即便没有新资金的加入,依靠原有的信托本金就可以为公益事业提供稳定的资金支持。


  充分尊重委托人的意愿
  模式一

  信托计划采用开放式设计,当委托人认为受托人违反约定义务,损害受益人利益或对信托财产造成损害时,委托人可以选择赎回信托本金,即为委托人设置“用脚投票”的权利,同时,也增强了外部监督。


  模式二

  按照委托人意愿灵活设计加入期限,即在信托文件中设定公益信托的期限,在期限届满或目的实现后公益信托终止,委托人取回信托本金。


  以客户活动的方式使客户充分参与公益项目

  各家信托公司都开展了丰富多彩的客户活动,可以考虑客户活动与公益项目相结合的方式,既实现了维系客户的目的,又提升了客户在公益项目中的参与性,并引导客户进一步了解公益资金的使用,从而增强对信托公司。


  拓展慈善信托业务的途径
  加强与各慈善团体的业务合作

  把基金会与信托模式有机地结合起来,可以通过基金会和信托公司合作开展业务的方式,取二者之长、避二者之短,解决信托公司开办公益信托知名度低、善款来源少和基金会缺乏资金管理能力的矛盾。


  慈善信托和家族信托的结合

  通过母信托加子信托的双层架构,即家族信托只约定家族信托的事宜,然后再另设一个公益信托,作为家族信托的子信托,未来有关公益的安排通过这个子信托去完成。


  信托公司参与慈善事业模式
  与现有慈善基金会的合作

  在这一合作模式中,基金会可担任受托人,接受委托人的资金、财产委托,并将资金、财产委托给信托公司进行专业化投资管理运作,为受托财产保值增值。商业银行为资金提供独立第三方保管,基金会作为信托监察人对受托人行为进行监督,履行信托利益的管理权。


  这一合作模式可以做到取二者之长、避二者之短:
  慈善信托不能开具捐赠发票,而通过基金会则能开具捐赠发票,解决了在现有慈善和信托法律框架下,比较棘手的税收问题;

  解决信托公司开办公益信托知名度低、善款来源少的问题。大基金会通常具有较高的设计能力、专业性和项目管理能力,对开展的慈善项目可以持续跟踪、评估和执行;


  可以尝试将基金会的财产委托给信托公司管理,由信托公司发挥专业优势,实现善款的保值、增值,对于委托人来说也能提高自己的家族品牌、加强企业的软性宣传、与地方政府资源整合起来,甚至得到一定的政治保护。


  合作模式一:设立家族信托


  合作模式二:慈善捐赠类集合信托
  充分利用财富端的高端客户资源

  充分利用财富端的高端客户资源,与上市公司、企业家及其他个人合作,设计推出具有公益目的的专项慈善信托产品。这对于回馈社会,树立企业形象有极大帮助。同时,也为高端客户的综合服务添加了更多内涵,有利于增强客户黏性。


  加强与从事公益事业社会组织及民政部门合作

  加强与从事公益事业社会组织以及民政部门的合作。通过慈善信托方式,把目前存在的部分不合法规的慈善行为纳入合法合规的范围中。这样既解决了法规冲突的问题,促进公益项目落地,同时又在多方合作的过程中,进一步强化信托公司在市场中的正面形象。


  总结

  信托公司与基金会合作开展项目可以取长补短,不失为一种较优的模式。基金会在小额公众捐赠资金的募集和慈善项目的实施上具有优势,而慈善信托在面对诸如企业、高净值人群的大额捐赠和慈善财产投资管理、账户管理和信息披露等方面具备优势。


  未来,以慈善信托为载体,信托公司与基金会携手合作的业务模式或将成为慈善事业开展的主流方向,推动中国慈善事业发展进入一个新的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