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尊活动

刘世锦:两个概念需要关注——有效产能、市场信号

来源:中尊会  2017-03-09  882次浏览
  

  1、我大抵判断中国经济经过了6年多的发展以后,现在接近尾部,这是大的判断,大家不要太悲观。

  2、从供给需求来讲,已经接近触底,触底信号已经出现,并不等于已经触底。我感觉到今年一两年有一个较大的概率出现触底,有10%左右增长平台向中速增长平台过度,将来很可能大U型+小W型。

  3、有人发表言论说是中国经济将会长期陷入L型的低迷状态,深化改革,中速增长是正常状态,这才是典型意义的新常态。

  ——刘世锦

  2016年12月2日,由中科招商集团主办、中科招商财富俱乐部——中尊会承办的“首届中科招商财富论坛暨中科招商财富俱乐部(中尊会)两周年庆”闭门会议在北京中国国际科技会展中心举行。

  此次闭门会议的主题是“变革时代的财富创新经营之道”,来自金融领域的众多重量级嘉宾欢聚一堂,共同探讨变革时代的金融与创新。

  中国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刘世锦

  中国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刘世锦作为受邀嘉宾出席了此次会议,并发表了主旨演讲。



       演讲文字实录


  中国经济在经历了之前30多年高速增长以后,过去6年呈现了下降趋势,这几年对于这个现象一直存在很大的争议,在这个争议的背后,实际上是分析问题的逻辑和框架的不同。我概括了一下国内大概三种框架。

  第一种就是用凯恩斯的短期宏观经济的模型来分析中国经济,这个模型的特点就是周期性波动,所以很多人认为中国这么多年的趋势也是一个周期性的波动。但是中国过去以高于10%的速度高速增长后,随之又经历了6年的下降,而简单的用周期性理论是解释不清楚的。

  第二个分析框架是趋同理论,美国走在我们前面,中国走在后面,我们人均收入水平相当于美国的20%,因此认为中国还有很大增长潜力。

  第三种方法是我们所主张的,认为它是一个结构性的变化。就是中国由过去10%左右的高速增长转向中速增长,我们可以从劳动力等角度来进行分析,再辅以国际上权威的经济学理论就不难得到此结论。在2010年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当时领导这个研究团队的负责人就提出中国经济要进行下行判断,这么多年过来中国确实经历了这个过程。
  从这样一个框架来看,我大抵判断出中国经济在经过了6年多的中速发展以后,现在基本接近增长尾部,这是大的判断,但是大家不要太悲观。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看,第一从需求角度来看,我们过去很多年高增长主要是因为高投资,而高投资主要有三大体系:出口,基础设施,房地产。

  就出口来说,过去是百分之二三十的增长速度,现在呈现负增长不大可能,这个原因我不展开说了。

  基础设施建设以前占整个投资比重的最高点,最近几年投资比重也下降了。基础设施建设这个波动比较大,因为这是我们政府抓刺激经济的主要手段,国家提倡的稳增长,主要是针对基础设施建设。

  这个变量在政策的波动下,剩下的就是房地产,房地产经过若干年的高速增长以后,2014年也开始调整,有些人认为这也是一个周期性的波动。但是我们的观点很明确,这是历史性的拐点,因为构成房地产投资的70%的城镇居民从历史需求1200点到了1300点,2014年就已经达到了这个点,达到了以后与整个投资总量持平,然后总体下降。事实上房地产投资从去年9月份开始就已经出现了同比负增长的情况,但是今年又起来了,原因是一些城市房价高涨把房地产又带起来了,虽然现在略有回落但还是比较高,这个高涨的时间我的判断不会太长,再有半年,这个格局还是要下来的。
  最近房价为什么涨的这么厉害,关于此讨论比较多,我们看深层的原因,大概有这么几条:

  第一中国城市化发展到目前这个阶段出现了分化,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还有内地在加速成长,人,特别是年轻人跑到这些地方来,他们对房子的需求很大,这样的话实际推动了房地产的发展,这个是符合规律的。

  第二点是关于体制问题。土地财政模式,相当多的城市卖地收入占到了财政的一半甚至2/3左右,怎么把卖地收入最大化是地方财政的主要形式。还有最近一线城市土地供求关系如此紧张,供地速度却很慢。

  第三个因素是土地制度。现在市场所有土地在压缩,主要是有大批量的集体土地,建设用地和宅基地,十八届六中全会明确提出要进行流通,要把这些土地带入市场进行交易,这几年过去了没有太大的变化。最后就是我们的货币政策,相对比较宽松。

  研究中国房价问题一定要注意的是,不要盲目的拿中国房价和日本90年代的高房价进行比较。这里需要做一个重要的区分:日本当年是泡沫经济,如果把货币政策收紧,那么泡沫便会破。而中国房价的核心问题在于土地制度,因为土地制度的问题造成的资源扭曲配置,促成了当下高房价问题。所以即便货币政策收紧以后,我们的房价泡沫依旧不会破,或许还会很高。当前来看,房地产投资已经出现历史性的高估值,大的趋势应该是确定的,一些城市开始有了结构性的变化,再过一段时间房地产投资应该会回归常态。所谓常态就是低速增长,甚至是零增长,在需求下行时候供给端也会下调,但由于供给端调整比较慢,于是当前经济就产生了严重的产能过剩。

  过去工业企业盈利增长速度慢,从2014年8月份以后一年多时间一度呈现负增长,导致这个状况的原因有财政收入风险控制问题,包括杠杆问题,职工收入增长问题等。所以中央这两年提出要去产能,应该说还是取得了一定进展,从最近的价格中已经感觉到了。KPI从9月份开始由负转正,工业企业利润现在也恢复正增长,而且最近一段时间大多数工业行业利润上涨很快。
  现在我看最近讨论最多的一件事情——去产能。若干年前我们做过研究,某些行业出现严重重复建设,过剩产能,就是所谓的产能数据高,我们下去做调研时候经常可以看到一条生产线很长时间不生产,有些虽然还在生产,但卖不出去,在市场上没有竞争力。有一个概念我们需要重视,叫做有效产能,真正有竞争力的产能,有效产能是多少。

  我说两个概念需要关注,有效产能和市场信号。去年下半年时候我已经注意到了整个钢铁行业中最好的两家企业,国企是宝钢,民企是沙钢,可是他们的主营业务都出现了亏损。当一个行业里最好的企业它的主营业务都出现亏损的时候,价格就会出现不平衡。现在钢铁,煤炭,包括石油,大宗商品我以为从这个周期来讲进入了最低点,最近虽然涨的比较厉害,以后还是会回落的。

  刚才我从供给需求来讲,经济发展已经接近触底,触底信号虽然已经出现,但并不等于已经触底。我感觉到今年一两年有较大的概率会出现触底,有10%左右高速增长平台向中速增长平台过度,将来很可能呈现大U型+小W型的经济形式。

  还有一种看法是L型,有人太悲观,发表言论说是中国经济将会长期陷入L型的低迷状态,一定要深化改革。其实我觉得中速增长是正常状态,这才是典型意义的新常态。

  最近汇率变动比较大,我个人观点还是坚持那句老话,我们兑一两个货币基本属于稳增长。最近人民币汇率降低,美元升值,带来了人民币和美元兑换比例的变化。其实中国自身的问题与人民币贬值并不是一回事。应该说这一两年中国经济是相对比较稳定时期,无论是针对我们发展创新,还是最后投资都是稳定发展的。


声明:本站部分文章及图片来源于网络,文章或图片版权贵原版权方所有。如版权方不同意本站使用,请立刻联系,本站将做删除处理,但不承担任何侵权责任。